明仕亚洲国际娱乐城

  • banner1-1.png
  • banner1-2.png
  • banner1-3.png
  • banner1-5.png
  • 这是一个有出处的真实故事
    发表时间:2017-08-04 来源:北京青年报
    字体:[大] [中] [小] [打印] [关闭]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
        ◎昂昂千里

        今年适逢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,北京京剧院集中全院力量,历时九个月,打造了一出献礼剧目《狼牙山》。八一建军节前后,笔者两度进入长安大剧院,分别看了两组演员的演绎。用京剧搬演狼牙山五壮士,使人好奇,这戏得怎么演?五个演员一块儿“下高”那可不得了,得搭几张桌子?

        狼牙山五壮士进过小学课文,家喻户晓,耳熟能详。这出京剧版本《狼牙山》未在故事情节上做过分渲染,而把视角聚焦在五位勇士跳崖前的一段时间之内,故事情节并不复杂。这符合京剧并不以故事性和情节性取胜、而以歌舞意蕴取胜的特点。打个比方,《狼牙山》不是讲五壮士故事的小人书或连环画,而是描绘五位勇士壮烈牺牲场面的油画或雕塑。全剧以倒叙方式开场,从跳崖前的入党仪式切入,回忆这次艰苦卓绝的战斗。全剧由序幕和五场戏组成,第一场“诱敌深入”,第二场“雷阵歼敌”,第三场“布阵思亲”,第四场“生死抉择”,第五场“最后时刻”。明朝人王骥德说写剧本要立“大头脑”,“节奏畅达”,“毋令一人无着落,毋令一折不照应”,这出戏基本符合这些原则,看得出在结构经营上是费了一番心思的。

        在第二、三、四场中,出现三次“外插花”,类似电影中的“闪回”,这是全剧最为大胆巧妙的设计。勇士们在梦中或者沉思中与家人告别。儿女情长和母子惜别,与硝烟弥漫的战斗场面互相衬托,张弛有度,环环相扣。马宝玉见恋人枣花,生旦对唱汉调;葛振林见妻子翠兰,生旦对唱反四平调反二黄原板;胡德林见母亲,老旦唱二黄三眼。大概为节省时间,没给胡德林安排唱,我觉得这里花脸应该有唱,方显完整,花脸和老旦的声线组合特别容易感人,裘盛戎和李多奎的《赤桑镇》,袁世海和李金泉的《李逵探母》就是极好范例。“三见”都是时空相隔,亦真亦幻,让笔者想到老戏里的“托兆”,如《碰碑》、《洪羊洞》、《镇潭州》中的魂子吊场;以及三十年代程砚秋的新编戏《春闺梦》“入梦”一场的设计。但前人在戏里插入“托兆”或“入梦”只一次,这出戏连用三次,可谓创举。战斗的紧张场面与恋人、夫妻、母子的回忆对话相结合,“托兆”或“入梦”戏做得越足,越是情意深长,越能让观众感到后来他们选择牺牲的伟大。

        八路军战士都是年轻人,为贴近人物,京剧院大胆起用了年轻演员。全剧组47人,除了A组葛振林的扮演者王雪清、胡德林母亲的扮演者沈文莉和马宝玉的扮演者张建峰外,全部是80后和90后演员。演员年轻化,极大地活跃了舞台气氛。全剧自始至终,都洋溢着朝气蓬勃,生龙活虎的青春活力。有多处唱作并重的戏,演员演唱功力最大程度得到发挥,翻扑打斗场场精彩,令观众大呼过瘾。主演采用AB角制,A组中青年结合,B组则全是年轻人,我是先看B组,后看A组,也许是先入为主,B组的年轻人给笔者留下的印象更深刻。看过B组回来看A组,倒有“除却巫山不是云”之感。

        班长马宝玉牺牲时才21岁,他的扮演者裘实也是20出头。第一场唢呐二黄先声夺人,唱得奔放激情,疾徐有致,如果吐字再有些后劲,减少些虚浮的成分就更完美了,前途未可限量。表演上有两处分寸感把握得特别好:一是见枣花时欲言又止,把少年人羞涩之态表现得恰到好处,含蓄感人;二是最后一场,在牺牲前穿上枣花做的新布鞋,激动得走来走去,又舍不得踏脏,脱下来拂拭,把小战士的单纯质朴拿捏得到位。

        葛振林扮演者詹磊是武生名宿杨少春的徒弟,他的《长坂坡》、《三岔口》、《八大锤》、《闹天宫》我看过不止一次,都给人以极佳的艺术享受。幼功扎实,又遇名师指点,是目下笔者最看好的青年武生。可惜这出戏武的场次太少,并没能充分发挥詹磊的长处,略嫌遗憾。最后一场五壮士牺牲前站立狼牙山巅,造型浑然呈一整相,具有雕塑美,詹磊扮演的副班长葛振林站在班长马宝玉左侧,不怒自威,真有《青石山》里关平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扮演胡福才的周恩旭师从大武生叶金援,他的《挑滑车》遵循“武戏文唱”法则,规矩大方,演出了高王爷的气度;前一阵恩旭还演了《恶虎村》的黄天霸,可惜有事未作壁上观,据看过的戏友林嵩说很有看头。胡福才戏虽不多,却很讨俏,喜欢听戏,好说好笑。恩旭功夫好,几个跟斗兔起鹘落。但他并不卖弄,处处符合人物。有一个情节是胡福才把《空城计》“我正在城楼观山景”改编成“打鬼子”的词儿唱给大家玩,恩旭唱到“人仰马又翻”时用脚绊一下同伴,完全是年轻人开玩笑的样子。后来看A组演胡福才的演员,在这里起了一个“屁股座子”,程式运用得有点不生活化,不如恩旭来得自然。

        饰演胡德林的演员叫王瀛政,是个条件很好的花脸,扮出来虎头虎脑,唱起来瓮声瓮气,“见娘”那点儿把母子之情演得分外感人。扮演宋学义的李根戏份最少,却兢兢业业,每个五壮士集体身段造型他都一丝不苟,最后唱民歌小调由他起头,我看得清他的眼眶湿漉漉的,演员只有自己先受感染,才能感动别人。枣花和翠兰分别由尚派青衣周美慧和程派青衣沙霏饰演,用不同流派唱腔区分人物,避免了雷同之感。青年老旦演员侯宇扮演胡母,随着唱腔唱词脸上有戏,且有层次变化,这在老旦演员中颇为难得。

        A组演员中给我留下较深印象的是扮演王老道的方旭,五月份他在长安大戏院办专场,我去看了出《连环套》,真有士别三日之感。花脸唱高拨子,方旭的爷爷方荣翔先生80年代在《探阴山》中搞过,听起来别是一味。方旭在老道追赶五壮士时,一面唱高拨子,一面融入麒派《徐策跑城》的身段,真是个聪明的演员!后面王道士为五壮士带路一段戏,排得颇有传统戏的古典味道,看过之后不易忘怀。六人携手侧身走过狼牙山的绝壁悬崖,运用走边、跪蹉等身段,恰如其分地表达出在靠近万丈深渊处行走的紧张感,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。台下观众无不凝神屏气,为剧中人捏一把汗。宗白华先生说,所谓美,就是“如画”和“逼真”,笔者认为王老道这半场戏做到了。

        “最后的一碗米,送去做军粮;最后的一尺布,送去做军装……”这是五壮士跳崖之前合唱的一段民歌小调,流行于当时晋察冀边区,可见作曲者有意识地吸收地域特色音乐元素,这一点值得肯定。然而知易行难,整出戏听下来,感觉地方音乐并没有很好地融入京剧唱腔中,处处给人格格不入、“两张皮”之感。唱腔设计未能摆脱新编戏标配“反二黄”、“高拨子”两大窠臼,创腔过分求高求奇,不易传唱。希望继续沉潜打磨,能搞出来像《杜鹃山》里“乱云飞”、“家住安源”那样把地方音乐因素融合得不着痕迹,又保持甚至强化京剧音乐本色,至今传唱不衰的戏曲音乐作品。

        一出新编现代戏,能让一个只看老戏的人进剧场连看两遍,已经说明《狼牙山》的魅力了。诚然,它还有相当大的潜力可以挖掘。这里提出一点值得商榷的问题: A组演出时,前文提到的全剧结尾处像雕塑一样的五壮士集体亮相被拿掉了,改成日伪军集体向牺牲的五壮士鞠躬致敬。虽然当时得到台下零星掌声,但仔细想来,改得实在是既不高明又不合理,流于肤浅和表面化。节目册上每位演员写了一句话,其中葛振林的扮演者詹磊写道:“这不是神剧,这是一个有出处的真实故事。”说得多好!平心而论,抗日战争题材的红色现代京剧,如果想完全摆脱样板戏“三突出”、“高大全”和“抗日神剧”的影子,确有难度,需要时刻多一份清醒和警觉。

    网站编辑:穆菁
    党建明仕亚洲国际娱乐城
    党建融媒体
    \

    • 领袖
    • 元勋
    • 将帅
    • 先辈

    友情链接

    本站明仕亚洲娱乐,明仕亚洲娱乐场官网最新版——返回首页